冰菓同人:圣诞之吻1

这是一篇已经在冰菓吧发布过的同人文,也是个人创作的第一篇同人文。由于百度贴吧老是抽风,导致偶有文章楼层消失,所以我决定将这篇同人文重新在萌点投稿,并且修复第一次写的时候出现的一些剧情BUG。如有疑问可以私信我的贴吧ID:小奏(原ID:折爱志花)

第一话 突然出现的是?

作者:舞玖依

贴吧ID:小奏

1.

“呼——呼——”留着一头厚厚浓密黑发的高中生——折木奉太郎,单手提着个黑色背包,斜挂在肩上,抬着头,微微眯着眼,看着在努力装饰校门的几位宣传部的部员,嘴里不停地呼出白汽。

没错,这个独自站在校门口,裹着一圈银灰色的围巾,穿着一身黑色校服的男生,就是这所名为神山高中的建筑物里面一名十分普通的学生。真的很普通——至少他自己这么认为。

“圣诞节,快到了啊。”奉太郎自言自语着,走进了校园。

(以下改为第一人称)

“嗯?”我坐在教室左后方的角落的位置上,用手托着下巴,视线自然地向左偏去,落在了窗外的排球场上——正打着排球的千反田爱瑠的身上。

“原来千反田会打排球吗。”我小声地念叨着,看着那道在这凛冽的寒风中挥洒汗水的身影,思绪不知不觉地回到了今年的夏天。

平日里一直待在国外不知道在干什么,一年也见不到几次面的老姐——折木供惠,在今年的夏天抽空回来了一次。但还是老样子,带回来一堆不知道有什么用的纪念品。那些长相十分奇异的人偶,让我有种吐槽了就输了的感觉。而且数量还不少,始作俑者却把东西随意地一丢,自己就躺在大厅悠闲地看电视,丝毫不觉得自己给她的弟弟带来了多大的麻烦。

是的,麻烦的事情还在后面。在把一堆行李交给我收拾之后,老姐还有意无意的说了一句:“我一个在游泳池工作的朋友临时有事,想要找个人给她代下班。奉太郎,你有没有兴趣去啊?听说工资很优厚哦。反正你也很闲,所以——拜托啦!”老姐自顾自地说完一堆话,不给我拒绝的机会,就“砰!”的一下关上了房门。

看着那紧闭着的房门,我又能够说什么呢。老姐的性格我很清楚,所以我也不打算和她辩解什么的。所以我就只好勉为其难地接受了这份来自老姐的委托,在炎炎夏日,跑到游泳池去当一名临时救生员。

在出门前,家里的座机却是忽然响了起来。

“是里志啊。”看着来电显示,我如此想着,接起了电话,全然不知我接起来的是一个多大的麻烦。

但这也只能怪我自己一时嘴快,一不小心把话给说漏了。结果,就造成了我在进行救生员工作的时候,里志就带着两名可爱的女生出现了。

两位女生,茶色短发,脸上稚气未脱的是里志的青梅竹马,叫做伊原摩耶花,对里志很有好感,说是喜欢也不为过。只是里志却一直在回避伊原的感情。虽然我不知道里志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但是我知道里志心里也是喜欢着伊原的。

站在伊原旁边的那位有着漂亮黑色长发的女生名字叫做千反田爱瑠,是我所在的社团——古典文学部的部长,好奇心十分强烈,总之,是位让我感觉有些麻烦的女生。

至于为什么我会加入古典部,这也是有着原因的。而这理由也出在老姐的身上。

去年的9月份,在入学神山高中的前几天,已经许久没有音讯了的老姐忽然给我打了个电话。

“喂喂。奉太郎,听老爸说,你就读的高中和我当初就读的是同一所对吧。”

“是。”

“那么,反正你也没有想去的社团,你就加入古典部吧。我听说古典部许久没有人加入,貌似快要解散了,所以,请你务必加入古典部,去守护姐姐大人我的回忆!就说这么多了,长途电话还是挺贵的,拜拜!”老姐在电话里撂下一串很不负责任的话,不等我回答,就挂了电话。只留下“嘟—嘟—嘟—”的忙音。而我也从来不会拨回去。反正拨回去得到的回答也无非就两种。

“您所呼叫的用户目前不在服务区。”

“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所以,我就极其无奈地进入了古典文学部,也因此遇见了当时独自待在古典文学部活动室里的千反田爱瑠。我的节能生活也因此出现了变化。

自从遇见了她,她就一直在动摇着我的人生信条——节能主义。她那过分旺盛的好奇心,一直驱使我解决各种各样的事件。每当我想要拒绝的时候,她就会用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我,让我每次都无法顺利地拒绝她的请求。

我真的有这么好使唤吗。我时常会想。

去市区泳池代班那天,即使是我,也不得不感叹千反田的魅力。

一件白色的泳装,普普通通的白色泳装,穿在千反田的身上竟然这么好看,让我的目光一时不知该往哪放。

慢慢地把思绪从夏天拉扯回冬日,从天蓝色的泳池回到了深灰色的水泥操场。

只见千反田双手用力把排球托起,但不知为何,身形有些不稳,排球以一个奇怪的角度飞到了界外,同时让因为体操服而明显起来的身体轮廓有了细微的模糊,注意到这点的我,脸上迅速染上了夕阳的色彩,忍不住把目光从窗外收回。

“嗯哼!”一声有着装模作样嫌疑的苍老声音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

“糟了。”我如此想着,“看得太入迷了,忘记了还在上国语课了。”我在心中暗叫不妙,但是表面上依然淡定地看着老师。

“折木同学。”一位很有历史感的老爷子出现在我的面前,皮包骨头的枯树枝般的手里捧着本棕色的国语课本,他扯着个破锣嗓子说:“窗外有什么东西比我的课更值得在意吗?”

“嗯。”虽然我很想肯定地回答,但人家毕竟是老师,这样的话我怎么也不好说出口。于是,表面上我打算不动声色,让老爷子说教一番。

“折木同学啊——”教国语的老爷子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准备开始他的长篇大论。

“叮铃铃——”下课铃声很给面子地适时响起。

“这次就先说这么多吧,如果下次再犯,那就不是说两句话这么简单了。”老爷子恋恋不舍地停下了他的长篇大论,留下一句十分惊悚的话。“下次再犯,到我办公室来,我们好好聊聊。”

“。。。”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接如此吓人的话,只好继续保持沉默,目送老爷子离开教室。直到确认已经完全听不见他的脚步声的时候,我紧绷着的神经才舒缓了下来。而在我以为能够稍微松一口气的时候,一个熟悉的面孔跑了过来,坐在我前面的位置上。

“干嘛啊,里志?想笑就尽管笑吧。”我故作镇定。D班这节课是化学实验课,横川老师下课比较早,里志肯定看到了我被骂的样子。

“不是啦,”里志会心一笑,说:“奉太郎,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这节课上体育课的班级是A班。”

“你这是在说什么?我不懂你的意思。”我佯作不知情,随口敷衍着。这种被看穿的感觉真是令人不爽啊。

“那我就直接说好了。”里志露出了让人不安的笑容,说:“奉太郎你——”

“我才没有在看千反田!”我依然打算狡辩一下,坐以待毙不是我的风格,而且在国语课上偷看上体育课的女生这种事情——我可不打算承认。

“奉太郎,我可是什么都还没有说哦,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里志此刻露出了胜利般的微笑,让我有些恼火。

“。。。”此刻我也明白了自己的失言,干脆闭上了嘴。

“奉太郎的脸很红哟。”里志给了我致命一击。

“是夕阳的关系!”我作着最后的挣扎,把脸偏向了窗外,尽量避开里志的视线。

“算了。就当是夕阳的关系吧。奉太郎,我们该走了,摩耶花和千反田应该已经在地理准备室里等我们了。”里志露出微笑,拍了拍我的肩膀,站了起来。

“等等。”我叫住了就要离开教室的里志。

“怎么啦?”里志回头,笑眯眯地看着我。

“刚刚的事情绝对不能和她们两个说啊。”我的脸上依旧残留着余温,对里志认真地说道。这件事情被她们两个知道了的话,我以后该怎么去面对千反田呢。

“我知道啦。”里志微笑着说,“快走吧,别让摩耶花和千反田等太久了。”

“嗯。”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2.

“话说。。。”在已经冷清下来的廊道里走着,里志忽然开口。

“怎么了。”这时我已经恢复了平常的冷静,面无表情地回答。

“圣诞节,快到了呢。”里志伸了伸懒腰,用一种极为疲惫的声音说道。“又要忙一阵子了。”

“是学生会的工作吗?”我问道。

“是啊,圣诞祭也是很忙的。毕竟圣诞祭可是除了文化祭之外,神山高中最为盛大的庆典啊。”里志的声音中听不出多少的喜悦。

“文化祭的时候你明明就玩得很开心吧”我在心中暗道。“不过这些都和我无关就是了。我还是和文化祭的时候一样,呆在地理准备室好了。也算是尽了身为古典文学部部员的责任了。”

“唔。。。“里志有些无言地看着我,”嘛,算了。这才是奉太郎的作风嘛。”里志露出了惯例的微笑。

没错。这就是我的信条——不必要的事情不做,必要的事情尽快做。这就是我的风格——节能主义。只不过,这个信条,一次又一次地被那位名为千反田爱瑠的黑发少女所动摇。

3.

古典文学部活动室——地理准备室内。

“太——慢——了——”看到我和里志出现,伊原就叉着腰,一脸不爽地说道。

“抱歉,抱歉。有点事情耽误了。”里志赔笑着,坐在了往常的座位上。

在这个所谓的古典文学部活动室里,和古典文学相关的东西,除了古典文学部自行出版的文集,可以说是一点也没有了。有的只是两边木制柜子里面摆放的地理器材,还有一张长方形的棕色木桌。我和里志坐在一侧,千反田和伊原坐在另一侧。

我若无其事地从书包里抽出作业本,动笔开始写了起来。虽然很麻烦,但这是必要做的事情。表面上认真地写着作业,而眼角的余光却不自主地偏向在对面坐立不安的千反田身上。她大概又对什么东西产生了好奇,在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来吧。

我沉默着,写着作业。等待着。

果然,几秒钟后,千反田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折木同学!”千反田突然站了起来,把手按在桌子上,然后把可爱的脑袋靠近我,用那双美丽的如同水晶一般晶莹剔透的眼睛盯着我,说:“我很好奇!”

——来了。我心想着,不过还是打算暂时无视她。

“唔嗯。。。”千反田极为可爱地鼓起脸颊,不满地看着我,又说了一遍“我很好奇!”。她的脸凑得很近,吐气如兰。

——靠得太近了吧,这家伙。。。

我把头向一旁偏去,努力让自己不去看那双可爱得犯规的晶莹双眸。但一转头,却看见露出令人不爽笑容的里志。无奈地收回了视线,却瞥见一抹雪白。瞬间感觉一股热血涌上了脸颊。我慌忙地闭上了眼,说:“我知道了。说吧。什么事情。”

确认那个令人脸红心跳的热源远离之后,我才敢把紧闭的双眼睁开。

——千反田这家伙,一点自觉都没有啊。。。

无奈地叹了口气,我示意千反田可以开始讲了。

“今天的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就是刚刚上体育课的时候,”千反田开始了叙述,我却莫名地开始紧张了起来。“我总感觉有人在看着我。”

“啊咳咳。。。咳咳。。。咳咳。。。”我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怎,怎么了,折木同学?”千反田关心地问。

“没,没什么,你继续讲吧。”我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是吗?可是你的脸好红啊。”伊原突然插了一句。

“被口水呛到了。。。”我解释道。

“噗。折木你还能更没出息点嘛。”伊原露出有些嫌弃的笑容。

“我没事,千反田你继续讲吧。”我终于缓了过来。

“是吗。”千反田还是有些担心地看着我,却也没有多说什么,继续讲道:“在体育课的最后,我感觉有人叫了我的名字,所以迟疑了一下,结果输掉了排球比赛。”

“所以你才把球传歪了吗”我反射性地回答道。话刚刚出口,我就感觉到了麻烦的来临。

——完了。

看着脸颊越来越红的千反田,还有露出一脸坏笑的伊原,我知道事情败露了。

“那,那个——”千反田害羞地低下了头,瀑布般的黑色长发遮住了她那羞红的可爱脸蛋。她不知所措地拨弄着自己纤长的白皙手指。看来千反田已经明白了我刚刚所说的话里面的含义了。

“折木——”伊原不怀好意地说道:“快说!你是不是上国语课的时候在偷看小千呀!我记得你的座位是靠窗的吧。”

“摩,摩耶花——折木同学他肯定不是故意在看我的啦。。。”千反田有些语无伦次了。

“只是偶然间瞥到的而已。”我尽着最后的努力。

“哦?是吗?”伊原摆出一副绝对不相信的样子。

4.

“这里就是古典文学部活动室吗。”一个身着白色大衣的青年男人,站在地理准备室的门口,稍稍抬头,看着白底黑字的标牌,自言自语。然后用他那只白皙得不像是男人的手放在了银白色泛着金属光泽的门把上,轻轻地拉开——才怪。

他先是轻轻地拉开一小道缝隙,然后猛地一用力,整扇门一下子被他推了开来。而他又把时机拿捏得非常准确,在门就要撞上墙的那一刻,手再用力,让门稳稳地停了下来。

这一切都发生在极短的时间里,突然出现的这个人,让我们有些措手不及。但是对此,千反田表现出特别的惊讶。

千反田的反应让我对这位不速之客产生了好奇,我打量着这个男人。大概是极度地喜欢白色,从头到脚的每一个服饰全都只有白色。根据服装来看,刚放学的这个时间点不会有神山高中的学生穿着便服来学校,那么他应该不是神山高中的学生,但看他那淡然自若的神色,明显是没有走多少弯路就来到了这里。在这个并不算小的神山高中里去找一个小小的地理准备室,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么想的话,他应该曾经在神山高中就读过。

说起来,这个男人,长得还。。。真是漂亮呢。没有用帅气,而是用漂亮来形容他,是因为他的脸上没有多少刚毅笔直的线条,反而满是男性通常缺少的柔和。精致的面孔,仿佛是经过了精心雕琢的塑像。。。虽然这么形容对一个男人来说有些失礼,但我也只能这么说了,他的脸实在是太漂亮了。要不是下巴下方那突出的喉结,我几乎是把他当做女生了。

可这张脸,看起来怎么有些熟悉。

不知为何,看到这个人走进来,我少见地考虑了一点事情。通常,对于陌生人,我是很难对其产生兴趣的。

“嗨!爱瑠。”他看着我——对面的千反田,露出了极为阳光的笑容,并且向着千反田走去。

这个男人是谁?为什么直呼千反田的名字?他和千反田是什么关系?一串问号从心里冒了出来。

男友?

心中忽然跳出令人沮丧的文字,但我很快就否决了这种可能性。如果千反田有男友,不会向伊原隐瞒,而看伊原的反应,似乎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个人的存在。

那么,这个人又会是谁呢?

青梅竹马?

这是个可能性比较大的答案。既然他直呼千反田的名字,那么他和千反田的关系应该比较近。可一般来说,青梅竹马之间年龄应该差距不大才是。这个男人,怎么看都比我们大上了不少。虽然这个男人看起来很年轻,但是言行中透着一股成熟的气息。而且身上似乎喷了些香水,自从他进来后就一直能闻到一点点香水的味道。这让我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一般来讲,未成年男性使用香水还是很少见的。

那么,是千反田的哥哥吗。我把可能的范围缩小到千反田的亲人。可我记得去温泉旅行的那一次千反田曾经说过她也很想要一个兄弟姐妹。如此一来,这个人就不会是千反田的哥哥。至少不是亲生哥哥。

我揪了揪自己刘海的前梢,排除了各种可能性,那么剩下的可能性就是真相了。

“好久不见,星马表哥。”千反田看着面前这个白衣男子,露出微笑。

“表哥!?”里志和摩耶花异口同声地惊呼。

还是很有默契的嘛,这两个人。我不禁想到。

“星马表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提前和我说一声。”千反田说道。

“这个嘛——”被千反田称为“星马表哥”白衣男子挠了挠头,说:“想要给你个惊喜嘛,所以叫舅舅和舅妈先别告诉你。”

“而且——”他继续说道。

“而且之前在千反田上体育课的时候你已经和她打过招呼了,是吧。”我接过他的话茬说道。

“哦?这位就是爱瑠常常和我说起的,那个折木同学?”他没有理会我说的话,一句话把话锋转向了我。“那么,在你回答之前,让我先自我介绍一下。”

“初次见面,我叫黑羽星马,是爱瑠的表哥,比爱瑠年长5岁,现年二十二岁,你们就叫我——”他忽然犹豫起来,似乎对我们应该如何称呼他抱有很大的迟疑。

“要不就叫黑羽前辈好了。”我说,“这样可以吧。黑羽前辈。”

“呃。。。嗯。。。”他想了想,有几分赞许地说道:“这称呼不错,我喜欢。”

“喂喂。。。折木。”摩耶花把脸颊凑近,小声地问道:“为什么要叫前辈啊。虽然他是爱瑠的表哥,但是前辈还是不要随便乱叫比较好吧。”

“没事的。反正黑羽前辈也是,不,也曾是这所高中的学生。所以叫前辈也是应该的。”我回答道。

“哦?”他晓有兴趣地看着我,问:“折木为什么觉得我曾经是这所高中的学生呢?”

“有三点理由。”我竖起三根手指。

“有这么多吗。那么说说看吧。让我听听你的理由。”黑羽前辈微笑着说道。

“首先,在前辈进来的时候,呼吸十分平稳,额头上没有一点的汗水。虽然并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但作为古典文学部活动室的“地理准备室”所处的地理位置可是相当的偏僻的。如果不是对神山高中的教室分布有一定了解的话,要找到这里是要花费一番功夫的。而看前辈的样子,不像是花了很大的力气。”我说道。

“还有呢。”黑羽前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仅凭这一点,我还是没有办法肯定。因为前辈可能是询问了这里的学生或者老师然后自己慢慢摸索过来的。但是——前辈的身上有着决定性的证据。”

“是什么呢。”黑羽前辈问道。

5.

“气味。”我说道。“前辈的身上有着一股淡淡的果香味。一开始我以为这是前辈喷的香水的气味。但是很快我发现自己弄错了。这根本不是什么香水味,这只是一种名为乙酸乙酯的化学品的味道。淡淡的果香味,和今天下午化学课上老师弄出来的气味一模一样。虽说老酒里面也会有这种物质,但是看前辈的样子不像是刚刚喝过酒。”

我看了一眼黑羽前辈,然后继续说道:“况且前辈在千反田上体育课的时候已经看到千反田了吧,明明是许久不见,却没有在见面的第一时间去打招呼,想必前辈是遇到了事情,不能立刻脱身。而一个毕业多年的学生回到曾经的学校所能遭遇的一时半会儿走不开的事情,应该也只有遇见曾经教过自己的老师了吧。而这个老师,恰好是刚刚做完了乙酸乙酯化学实验的横川老师。如此一来,事情便说得通了。”

“原来是这样。原来那个在体育课上叫我的人是星马表哥呀。”千反田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没错。我在水泥操场上看到爱瑠,想要打个招呼的。但是横川老师突然从楼梯上下来了。然后我就到老师的办公室里叙了叙旧,所以才稍微迟了点。”黑羽前辈回答道。

“真是名不虚传,奉太郎。我经常听爱瑠提起你呢。”黑羽前辈微笑着说道:“那么,能否告诉我那最后一点理由呢?”

“bingo了。”我如此想到。

“表,表哥!”千反田的脸上泛起一抹可爱的红晕,继而对我说道:“我只是说折木同学帮了我很多,没,没有别的什么意思哦。。。”

“这就是事实嘛,有什么好害羞的,爱瑠。”黑羽前辈嘻嘻一笑,打趣道。

“唔唔唔。”千反田可爱地鼓起脸颊。“我生气了。”千反田露出比没有生气时更加可爱的表情说道。然后把头偏向一边,不去看黑羽前辈。

嘛,这个样子真的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看着千反田,我如此想到。

“呼。”我轻吁了口气。

第三点理由,本来是不想说出来的,但是看到千反田被戏弄,我心中突然有了想要小小地报复下前辈的冲动。

“第三点理由。便是前辈的身份。或者说是称号。”我装作随意地说道,并且无视了在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黑羽前辈骤变的紧张表情。

“等,等等。”黑羽前辈急切地想要阻止我说下去,不过我丝毫不领情。

“少年的福尔摩斯,前辈。”我说道。

冰菓同人:圣诞之吻2

世界线的变动。本回的奉太郎,注意到了一些原本没有注意到的事情。同时我也有了大幅修改后续剧情的想法。原本的走向,虽然是我个人比较满意的处理,但是存在着有

人已赞赏
文库

无名:作者特别篇

2020-8-18 15:44:41

文库

冰菓同人:圣诞之吻2

2020-9-19 0:00:04

7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棒棒的✗

  2. 厉害

  3. 好看,加油

  4. 加油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