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菓同人:圣诞之吻2

世界线的变动。本回的奉太郎,注意到了一些原本没有注意到的事情。同时我也有了大幅修改后续剧情的想法。原本的走向,虽然是我个人比较满意的处理,但是存在着有些令人不喜的要素。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就完成一个没有人受伤的世界吧。

第二话 少年的福尔摩斯

作者:舞玖依 | 贴吧ID:小奏

冰菓同人:圣诞之吻1

这是一篇已经在冰菓吧发布过的同人文,也是个人创作的第一篇同人文。由于百度贴吧老是抽风,导致偶有文章楼层消失,所以我决定将这篇同人文重新在萌点投稿,并且

1.

“唔——”黑羽前辈涨红了脸,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这个——是谁——告诉你的……”说完,他似乎想起了什么,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同样是姓折木,我还以为只是巧合。”黑羽前辈问道。“你有个姐姐对吧。”

“嗯。”我没有否认。

“那么凶手就是她没错了。还是老样子呢,什么事情都把握得清清楚楚。她的确有说过她有个弟弟。”黑羽前辈自言自语着。

“这个——唔嗯——是你姐姐告诉你的吧。”黑羽前辈说道。

“是的。”这回是轮到我觉得疑惑了,老姐和黑羽前辈是什么关系呢。老姐现年也是二十二岁,普通地按照年龄来考虑,那么……可能性比较大的就是——“前辈和老姐该不会是同学吧。”

“没错,我和你姐姐是小学六年加上高中三年的同学,而且很巧地都做了同桌。”黑羽前辈露出怀念的表情,似乎在回忆老姐在他记忆中的模样。“你姐姐,可是个非常出色的人呢。”

“很出色吗……”我不禁想起今年夏天难得回来一次的老姐的模样……不知为何,心中涌现出一丝丝的讶异。难道说,只有我觉得老姐是个麻烦吗。

“供惠她……有和你说起我的事情吗……”不知为何,黑羽前辈说话开始变得吞吞吐吐的。

“前辈是指“少年的福尔摩斯”这件事吗?”我故意说道。

“啊啊啊——”黑羽前辈恼怒地抓抓头发,说:“别再提这个了!”

我感觉到自己做得有些过火了,所以开始转移话题。

“这是暑假老姐回家的时候告诉我的。”我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2.

“奉太郎。”老姐的房间里忽然传来老姐那无精打采的声音,让我停住了将要踏出家门的脚步。我转过身来,来到老姐的房间门口,问:“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就不能叫你嘛?”

“再见。”我果断转身离开。

“等等啦。姐姐我可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说哦。”房间里传来老姐稍显慌乱的声音。

“干嘛啊。”我预感到了麻烦的降临。

“你——是不是在和千反田家的孩子交往呀?”青白的拉门后面传来了老姐看似随意的话语。

“咳,咳,咳。”我被老姐这爆炸性的发言给吓到了,一个不小心口水呛到了气管里面,然后剧烈地咳嗽起来。

“说中了?”老姐自顾自地下了结论。

“你,你在胡说什么呢。”我试图反驳,但是很遗憾地被老姐无视了。

“千反田家的孩子……“

”姐姐会支持你的!我记得名字是叫爱瑠?长得确实是很可爱。嘛,奉太郎怎么说也是一个正常的青春期的男孩子。忍不住喜欢上她也是正常的。不过——”老姐的话锋忽而一转,顿时让我紧张了起来。“那孩子,可是有个很护短的表哥的呦。虽然你是我的弟弟,但他应该不会因此就给你开绿灯就是了。所以,要是你喜欢那孩子的话——”

“才没有。”我无力地辩驳。

“那就在遇到她表哥的时候,喊他“少年的福尔摩斯”好了,这招可是很灵的哦。”老姐再次无视了我的抗议。

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想起老姐直白的话语,让我脸上有些发烫。

“在遇到爱瑠表哥的时候,帮我打声招呼吧。就帮我喊一声“少年的福尔摩斯”好了。老姐就是这么说的。”看着黑羽前辈,我又重新冷静了下来,把锅甩给了老姐。

“那家伙。。。”黑羽前辈有些无奈。

“这个“少年的福尔摩斯”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唔嗯——虽然不大懂,但是,我很好奇!”来了,千反田的经典问话。

“啊?爱瑠,你说什么?刚刚突然想起还有点事情没有办好,那么,我先走了,再见!”飞快地留下几句话,黑羽前辈逃也似的离开了。

“呼——呼——”星马一口气跑出了神山高中,站在校门口,往“地理准备室”的方向望了一下,露出了难看的笑容,“还好我跑得快,不然被爱瑠缠上就麻烦了。一不小心可能就把以前的黑历史全都抖出来了。”

“唔嗯——”千反田望着黑羽前辈离去的方向,不满地鼓起了脸颊。让我产生了麻烦将要来临的预感。

“既然星马表哥逃跑了,那么,就拜托你了,折木同学。”千反田忽然面向我。

“星马表哥这个“少年的福尔摩斯”的称号的由来,在我询问由来的时候逃跑的理由,折木同学——”千反田上前一步,靠近我,用她那澄澈迷人的深邃双眸盯着我,说道:“我很好奇!”

“说实话,我也挺想知道的。”一直沉默着的里志也开口了。

“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有办法弄清楚呢。”伊原也在一旁添一把火。

看来是推不掉了,如果强行无视,反而会浪费掉更多的能量。我如此想着,叹了口气,说:“我不能保证可以回应你们的期待,我只能说我会考虑看看。”

“接下来我要去学校的图书室查下资料,你们要一起来吗?”我从座位上站起来。不必要的事情不做,必要的事情尽快做。不然只是更多地浪费能量。虽然不情愿,但现在这已经变成了必要之事了。

“奉太郎最近真是越来越积极了呢。”里志看着我,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说:“不过我就不去了。”

“那么我也不去了。今天有点事情。”紧跟着伊原也表明了态度。其实里志和伊原去不去我并不是特别关心。

我面向我唯一关心的,好奇心的猛兽,刚想要问她去不去,千反田却抢先一步开口,说道:“我也要去!”

3.

“您好,糸鱼川老师,我想查阅一下历年的社团活动室的资料。”来到学校的图书室,发现坐在前台的刚好是糸鱼川老师。

“是奉太郎啊。这回是历年社团活动室的资料是吗,等我一下,我找找看。”糸鱼川老师对我露出了善意的微笑,然后转身离开去找资料了。

和糸鱼川老师也算是熟络了吧,多亏了千反田……时不时地好奇一下,让我几乎每个星期都会去几趟学校的图书室或者是神山市的图书馆。现在不论是学校的图书室还是神山市的图书馆的接待员和我都有点面熟了。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让千反田是一只好奇心的猛兽呢。大小事情总有她好奇的。而且一旦被她有所期待,我就失去了拒绝的能力。或者说——

从一开始,我就是不打算拒绝的吗。

“折木同学,快看,好漂亮的向日葵呀。”千反田指着一本封面上画着个普普通通的向日葵的书,兴奋地说。

“这个稻子金灿灿的,好棒啊。”千反田又指着一本看起来是和农作物相关的一本书说道。不愧是富农家的千金呢。

我不禁再次想起不久前未能说出的一句话。

“经营性的战略眼光。就由我来……”我晃晃脑袋,把这个想法暂时压了下去。现在可不是什么说这样的话的好时机呢。

就这样陪着千反田在偌大的学校图书室里转了几圈。然后回到了一开始的柜台,发现糸鱼川老师已经准备好资料在等待我们了。

“你要的资料都在这里了。慢慢看吧。”糸鱼川老师说道。

“嗯,谢谢老师。”我礼貌性地回答道。然后抱起这堆资料,拿到一旁的桌子上,翻阅起来。

“六年前……六年前……”手指顺着目录下来,找到了对应时间的页码后,迅速地翻着书。

“六年前的古典文学部的活动室在美术教室呢。”千反田突然把脸凑了过来,看着资料说道。

“呃嗯。”我稍微地把头偏了开来,千反田散开的顺滑长发弄得我的耳朵和脖子痒痒的。“六年前的地理准备室则是推理社的活动室呢。”我确认着想要知道的资料,在心中略微肯定了一下自己的想法。不过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

相关联的东西已经有了。接下来就是推断理由了。

我习惯性地揪住额前的头发,努力地思考着。而千反田则是安静地在一旁看着我。

“少年的福尔摩斯”。“少年”可以认为是当时的黑羽前辈还是一名高中生,年龄比较小。关键在于“福尔摩斯”。一个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被称作福尔摩斯呢。通常来想,那一定是那个人有着极为强大的推理能力。但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黑羽前辈为什么要极力回避这个称号呢。如此看来,这个称号并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由来,或者说,这个称号的由来让黑羽前辈感觉羞耻。

这样的话,会是什么样的由来呢。

“千反田,”我决定向千反田求证,我心中已经有了想法了。“如果要你去形容一个推理能力很厉害的人的话,你会怎么去形容呢。”

“比如说折木同学吗?”千反田问了个让我很不好意思的问题。

“不是我也行啦。形容一下吧。”我表面上无奈地说道,而心里却有那么几分喜悦。

“那么——就用上次用过的X同学好了。”千反田说。

“也行啦。”

“X同学,你的推理能力好厉害啊,就像是福尔摩斯一样。”千反田说道。

bingo了。我心想。

“折木同学是不是已经明白了什么?”千反田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散发出喜悦的光芒,然后把她那可爱的脑袋凑了过来。

“差不多吧。猜想是有了。但是事实怎么样我可不能保证哦。”

“嗯嗯。”千反田的脸上写满了期待。

4.

“首先把这个称号分开理解。少年,把它理解成高中时的黑羽前辈因为相对年幼而来。福尔摩斯,也就是很普通地理解成推理能力很厉害的意思。但是结合黑羽前辈羞于提起这个称号,说明这个称号并没有什么值得赞扬的由来,或者说是由来令人感到羞耻。假设这个称号是别人给黑羽前辈起的来戏弄黑羽前辈,就像是你刚刚说的那样,“就像是福尔摩斯一样”一个福尔摩斯已经足够了。没有什么特别理由的话一般是不会加上“少年的”这样的前缀。那么,称号就两种来源,如果不是别人起的,那么剩下来的就是答案了。”

“这个称号,是星马表哥自己给自己起的?”千反田露出了疑惑的表情。“那星马表哥为什么要给自己起一个这样羞于提起的称号呢。”

“这个嘛……我想,应该和推理社有关吧。”我说。

“推理社?”

“没错。这份资料上写着六年前的时候,推理社的社团活动室是在地理准备室。”

“嗯?”千反田疑惑地歪着头。

“千反田知道物理准备室在哪里吗?”我换了个角度解释。

“不清楚呢。器材一般都是课代表去拿的。”千反田摇摇头说道。

“呼——还好不知道,不然我就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解释下去了。”我心中暗松口气,然后说道:“我们入学以来也有一年多了吧。还是有不知道具体位置的教室。因为和我们的关联不是很大,所以没有去了解。同样的,我们不知道物理准备室,那么是不是有很多人也不知道地理准备室在哪里呢。就拿我们自己来说好了。如果没有加入古典文学部,那么我们直到毕业也可能不知道地理准备室的具体位置在哪,因为没有知道的必要。既然我们可能不知道,那么黑羽前辈是不是也可能不知道呢。对于一般学生来说,知不知道这些学科准备室的具体位置并不重要。而黑羽前辈之所以知道地理准备室的方位,说不定理由和我们是一样的。”

“星马表哥在高中时期的社团活动室的地点就是地理准备室吗。”千反田说道。

“没错。而六年前黑羽前辈入学的时候的地理准备室,正是推理社的活动室。”至此,终于可以把线索联系起来了。

“少年的福尔摩斯”这个称号的由来,我想,应该就和推理社有关。”

“那么,是什么样的关联呢。折木同学?”千反田追问。

“大概就是——黑羽前辈在入社测试中得到了很高的分数,一时间得意忘形什么的,然后就自称“少年的福尔摩斯”,结果被人取笑了吧。”我总结道。

“嗯……”千反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好像接受了这个解释。“说得通呢。”千反田看着我,露出了笑容,笑容很纯粹,直达我的心。

“走吧,回去了。”我抱起这堆资料,努力让自己不去看千反田,我怕到时候挪不开眼睛就麻烦了。

“嗯。”千反田开心地跟了上来。

5.

“今天也多谢折木同学了。”千反田推着自行车走在我的旁边,对我微微笑着。

“没什么。”我故作淡定地回答。

“那么,我走这边了。”千反田忽然停了下来,说。

“嗯。”

告别了千反田之后,我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禁又想起刚才给出的对于“少年的福尔摩斯”的解释。由于我也不怎么看推理小说,对于福尔摩斯的外貌基本上停留在影视作品的描绘程度。所以,一个喜欢福尔摩斯到自称“少年的福尔摩斯”的人,会穿着一身纯白得以至于完全无法联系上福尔摩斯衣着打扮吗。而且,虽然刚才觉得黑羽前辈身上的气味像是遇到横川老师后沾上的乙酸乙酯的味道,但是现在仔细想想,我刚才下意识地把时间点的顺序给忽略了,黑羽前辈去操场上找千反田的时候,就算是D班,应该也还没下课,很难认为黑羽前辈碰上了横川老师。

这么考虑的话,黑羽前辈身上的气味很可能就是一开始被我排除了的香水的味道。说到福尔摩斯故事里面爱用带有水果气味香水的人物——

我摇了摇头,不再去想。今天的体育课已经消耗了我很多能量,已经没有多余的能量去思考了。反正千反田能够接受的解释已经有了,真相是怎么样的并不重要了。

“哈——”我用双手捂住嘴,哈了口气,温暖一下我因为气温而有些冰冷了的双手,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人已赞赏
文库

冰菓同人:圣诞之吻1

2020-9-7 19:25:01

插画

尼禄来了,罗马何在?

2020-5-2 21:10:1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